观点



本刊专栏 >>安然

本刊科学编辑、医学科学硕士、哈佛大学尼曼访问学者。


































“疾病解说”的医患分歧

社会文化心理的影响不可能让普通人像医生一样完全冷静、理性地看待一项医疗措施。如果医患双方不能消除认知差异,并就诊治措施达成一致,就会为医患冲突的发生埋下隐患

为何冲进手术室

从湘潭产妇死亡事件中,可以窥视医患之间深深的隔阂甚至敌意,以及神经质式的防范与不信任。假如拥有可期待和可信赖的专业途径和法律体系,这一普通的医疗事故或纠纷不应该被迅速放大为公众事件。

不爱红妆爱“药妆”

药物原本的副作用,却因为偶然被发现可用于美容而名声大噪。从明星们永远光滑的面孔上,可以窥见“药妆品”如何成为大受青睐的美容手段

被夸大的“疫苗危机”

当媒体迎合了公众对有关机构公信力的普遍怀疑的时候,很少有人再在意对真相做更进一步的探究。群体性逆反心理让很多人产生了反疫苗情绪,不仅伤害公众(尤其是儿童)的健康,同时也是对理性精神的一种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