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各地最低工资涨幅放缓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各地最低工资涨幅放缓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2015-10-09 17:26:12 版权声明


最近,贵州、江西、浙江等地纷纷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截至目前,2015年全国至少已有23个地区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深圳两地最低工资水平超过2000元大关,领跑全国。

分享到:


        各地最低工资涨幅放缓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 蔡如鹏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最近,贵州、江西、浙江等地纷纷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截至目前,2015年全国至少已有23个地区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深圳两地最低工资水平超过2000元大关,领跑全国。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的增幅正在降低,2011年至2014年上调幅度分别为22%、20%、17%、14%,今年的调幅则普遍在10%左右。


分析认为,最低工资涨幅的收窄,源于当前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表示,如果提高得过快过多,就会给经济发展造成负面的影响,特别是在我国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还会影响就业状况。


        沪深“含金量”最高


贵州、江西近日宣布从10月1日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其中,贵州一类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为1600元/月,非全日制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7元;江西一类区域月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为1530元/月,非全日制用工15.3元/小时。


此前,贵州最近一次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在2014年7月。其中,三类地区最低工资标准为1000元/月,这次调整后,增加到1400元/月,增幅达到40%。


此外,浙江也宣布将于11月1日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其中,月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为1860元、1660元、1530元、1380元四档,非全日制工作的最低小时工资标准调整为17元、15.2元、13.8元、12.5元四档。


随着上述三个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15年以来,全国已有湖南、海南、西藏、广西、天津、深圳、山东、陕西、北京、上海、广东、甘肃、山西、四川、内蒙古、云南、福建、河南、新疆、湖北、贵州、江西、浙江等23个省市自治区先后宣布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调整之后,深圳、上海两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分别为2030元、2020元,最低工资标准超过2000元大关。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依然是北京,达到18.7元。


从最低工资标准的“含金量”来看,上海、北京均明确最低工资标准不包含“个人应缴纳的各项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用人单位应按规定另行支付,因此,这两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含金量”更高。


根据规定,五险一金是否包括在最低工资内,是由各地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从各地公布的情况来看,除北京、上海外,其他省份均将五险一金包含在最低工资内。


据国家人社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共有19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除了上述23个地区,安徽和江苏等地都表示2015年将适时适度调整最低工资标准,今年还剩下3个多月时间,预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还会有所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东北三省的最低工资标准均已两年多未调整。黑龙江目前执行的仍然是2012年12月1日调整的最低工资标准,最高档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160元。


辽宁、吉林上一次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均在2013年7月1日,最高档月最低工资标准分别为1300元、1320元。而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颁布的《最低工资规定》,各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要调整一次。


此次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后,很多低收入者将因此受益。有数据显示,受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影响的劳动者约占从业人员的20%。


比如,深圳2015年新的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月,而2014年该市高中中专学历者低位工资为1931元,初中及以上学历工资为1833元,而初级技能工资为1964元,意味着这些就业者的工资今年都将上涨,涨幅每月在66-197元不等。


就行业而言,制造业、商业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以及简单体力劳动人员将成为受益者。此前,在深圳制造业中,有7个行业的低位工资低于2030元。其中,最低的有木材加工和革制品业为1855元,橡胶和塑料制品业为1897元。


而在商业服务业,低位工资低于2030元有十多个工种,包括营业人员、推销展销人员、餐厅服务员、物管服务人员等。最低的工种有环卫工人、餐饮服务人员,分别为1808元及1810元。此外,简单体力劳动人员工资也将上涨,其去年低位工资为1810元。


640.jpg

制图 | 叶雪鸣


        增幅收窄


最低工资标准主要是为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合法权益而设。中国于1993年发布了第一个最低工资标准条例,截至1994年7月,它已成为中国劳动法的一部分。而目前实施的《最低工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则颁布于2004年。


由于中国不同地区的生活水平、价格以及劳动力市场状况差别很大,中央将设定地方最低工资标准的权力下放给了各个省、市政府。


根据《规定》,各省市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最低工资标准。各地适应劳动力市场变化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等实际情况,一般1到2年调整一次。目前,调整次数最多的是北京,最少的为西藏,仅有4次。


那么,最低工资标准是如何制定的呢?


按照《最低工资规定》要求,最低工资的测算有两种方法:比重法与恩格尔系数法,两种方法均参考上年度当地人均生活费用、职工个人社保公积金费用、全市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失业率、赡养系数等六个指标,根据不同的测算公式,综合确定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同时,《最低工资规定》明确,最低工资标准一般采取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形式。月最低工资标准适用于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适用于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各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要调整一次。


此外,根据规定,补贴和奖金不计算在工资内。不仅员工正常上班工资不能低于这个标准,加班费计算基数、参加社会保险计算基数也都不能低于这个标准,企业如违反最低工资规定,劳动者可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虽然较大,但目前看,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却并未明显减少。调整速度相对去年也有明显提高,仅上半年就有14个地区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减的情况下,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反而增加,表明各地更加注重居民收入等民生指标。”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收入是民生之源,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有利于提高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平,一定程度上促进内需和消费。


不过,经济下行压力也使得各地最低工资的增幅正在降低。


按照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和国务院《关于深化收入分配改革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


2015年4月,全国总工会曾通报称,2011年至2014年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幅度分别为22%、20%、17%、14%,今年的调幅则普遍在10%左右。


“最低工资涨幅的收窄,源于当前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分析,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应大力为企业减税减负,为企业涨工资提供空间和动力。


最低工资标准是一把“双刃剑”。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认为,如果提高得过慢过少,就会影响低收入劳动者及其赡养人口的基本生活水平,就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劳动者还可能“以脚投票”离开企业。如果提高得过快过多,就会给经济发展造成负面的影响,特别是在我国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还会影响就业状况。


        低薪成为优势?


2006年以来,中国各地最低工资开始增长迅速,至2012年最低工资标准增幅超过100%的有10个省,增幅最小的也达到了50%。


有学者认为,在这轮最低工资普涨中,最低工资制度的作用不再限于保障劳动者最低劳动报酬,更被赋予了拉动中国内需、逼迫产业转型与升级、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等重任,而使其逐渐偏离了价值本位。


上海市闵行区行政学院学者章惠琴认为,最低工资制度的根本目的在于防止劳动者的工资过低,拉动中国内需、逼迫产业转型与升级、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则是其不能承受之重,目标的多重性往往导致制度的无效性。


国际上一般最低工资相当于平均工资的40%-60%。不过,有研究发现上海最低工资已接近60%的高限标准,说明至少我国相当一部分地区的最低工资都是不低的。


“如果将最低工资标准定得过高,超过社会、经济发展的承受力,一些企业根本做不到,企业减少雇佣意向、外迁将成为他们更为现实的选择,由此带来的失业率对社会整体福利没有任何好处。”章惠琴认为,对低收入者来说,有份收入较低的工作,可能会比因最低工资标准大幅提高而导致产业流失失去工作要好。


在这方面,重庆或许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近几年,重庆的经济增速一直位居全国前列。但它的最低工资标准却排名靠后,如今仍维持着2014年1月1日发布的最低工资标准:1250元/月。


以重庆和四川地区相较为例,2014年,虽然从个人平均工资以及收入最高行业平均工资两个角度看,四川都低于甚至远低于重庆市的水平,但重庆市的最低工资标准的水平却不及四川的1400元/月。


2015年,全国各地纷纷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而重庆的最低工资标准仍旧维持不变,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策研究处有关负责人表示,最低工资标准不高有利于重庆进行招商引资。


有分析认为,重庆现行的最低工资标准,相对于周边其他省市来说甚至成了一个“优势”,更廉价的劳动力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来渝兴业。


之前,渣打银行的一项研究也表明,在接受调查的珠三角的356家公司中,60%以上认为最低工资标准增长是2013年工资持续增长的原因之一。这些公司中的10%认为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对工资水平产生了巨大影响。另外52%的公司回答说,最低工资标准产生了一些影响,并导致它们超过原计划提高工资。


对此,章惠琴认为,提高低收入人群收入水平,改善其生活,除稳步提升最低工资水平外,还须多管齐下。


“最低工资制度以最低为本位,各地政府应尽快使其理性回归价值本位,不能罔顾企业承受能力,盲目追求高标准而影响了社会的整体福利。”章惠琴说。


苏海南也强调,工资的增长要与经济增长保持一个恰当的关系。“如果经济增长和劳动生产率出现放缓,那我们的工资增长幅度当然也应该有所回落,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职工的工资可持续地增长。”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2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niuchu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