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土耳其VS俄罗斯:孤狼与瘦熊的斗法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土耳其VS俄罗斯:孤狼与瘦熊的斗法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千里岩 2016-01-12 19:03:10 版权声明


乍一看,土耳其打掉俄罗斯飞机的举动,好像是一头狼挑战了一只硕大的熊。但经过精密算计的埃尔多安自认土耳其不是一头孤狼,而是狼群中的一员对一只瘦弱的熊发动了进攻。不过,事件的发展很快超出了埃尔多安的算计,普京对埃尔多安的回击是实施不断的小步紧逼

分享到:

土耳其VS俄罗斯:孤狼与瘦熊的斗法


  《中国新闻周刊》文|千里岩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11月24日,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在空袭中被土耳其空军击落。此事可谓“一机激起千重浪”,先是西方媒体惊呼“北约成立以来首次击落苏/俄战机”,而后西方股市受此影响下挫。

  乍一看,土耳其打掉俄罗斯飞机的举动,好像是一头狼挑战了一只硕大的熊。但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此举并非多么鲁莽,反而是一个精密算计的结果。这之后,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这两个当今现实世界中的政治“强人”,怀着不同的目的,在叙利亚战场上开展了一场较量。


  叙利亚战场上,

  百转千回后的强人相遇

  埃尔多安作为在土耳其执政十余年的老牌政客,被称为土耳其的政坛常青树。他以浓厚的宗教色彩在土耳其国内获得了巨大的号召力,也招致种种强烈反对。早在上个世纪末,作为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市长的他,靠着自己的勤政廉洁,让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从而政声斐起。但因为公然挑战土耳其世俗化的宪法法律体制,他也曾被捕入狱并且被法院判令禁止从政数年,曾经在选举中颇有斩获的“繁荣党”也被迫解散。

  不过,此公出狱后又召集旧部重振旗鼓,一举拿下了大选。2003年3月,埃尔多安重新走上政坛,成为实际掌握权力的总理。埃尔多安能够在风云变幻的政坛经历如此起落,并且稳坐钓鱼台,其手中不外乎三件法宝:政绩始终可圈可点、鲜明的宗教色彩和高明的政治手腕。

  在埃尔多安上台伊始时,土耳其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2500美元,如今已是10000美元有余,而通货膨胀率却始终只有5%左右。这一点,成为其执政稳若磐石的基础。

  此外,土耳其被称为伊斯兰与现代世俗化文明完美结合的国度,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欧共体成员,却始终被关在“欧盟”的大门外,唯一的收获仅仅是足球队可以参加欧洲杯。历届土耳其领导人都不断强调自己的世俗化和向着欧盟前进的意愿。

  埃尔多安上台后,一方面以民意为后盾铁腕制服军方世俗主义者政变的企图,另一方面他巧妙利用民族主义者在加入欧盟失败后的失望情绪,转而加力拓展其在伊斯兰世界的战略空间。自出任总统后,他开始在巴以问题、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问题上说三道四。这次在叙利亚问题上,他抱着积极干预态度更是这种战略取向的突出表现。

  不过如果更深入考虑一下,埃尔多安重振“突厥帝国”的努力似乎不可以单纯解读为向欧盟告别的替代方案那么简单。按照土耳其目前的经济建设努力来看,基本还是一种与欧盟“对接”的战略。就此放弃以前几十年的努力,不仅仅是前功尽弃,必然也会为土耳其未来的经济发展设置了不小的障碍。

  精明如埃尔多安这般,显然不会搞这种一时置气之举,他重构“突厥帝国”的努力反而更像是一种政治手腕,目的在于未来加入欧盟时不再当需要“叩头作揖”的受气包,而是要以一个有资本和底气的平等伙伴身份加入。

  作为此次叙利亚战场上的埃尔多安的对手,普京似乎更复杂一些。他上台后首先敉平车臣叛乱制止了俄联邦进一步分裂的趋势,又以霹雳手段制服了在俄政坛上呼风唤雨并把持国家命脉的“寡头”。俄罗斯的经济依靠着世界能源价格的上涨,也逐步有所起色,民众的收入水平逐步回升,军队经过改革后重新获得了一定的战斗力,武器装备次第更新。

  普京深谙俄罗斯民族的特性,不断展示自己“强硬铁汉”的形象,不仅仅言辞一贯凌厉,行动上也是铁腕连连,非常符合俄罗斯历史传统中既能强硬维护民族独立又关心人民福祉的“沙皇”形象。

  但是如果仅仅把普京理解为一个只会强硬到底的人显然失之偏颇,他铁腕之中从来不失老练灵活。例如,他不涉冒犯众怒之险去修改宪法解决自己的恋栈之思,而是跟亲密伙伴梅德韦杰夫上演两次总统总理大换位的政治戏法。在处理国际问题上,普京也是同样长袖善舞,虽然与中国关系较为友好而同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龃龉不断,可是俄罗斯通往远东的石油管线却是向着出口日本更方便的纳卡霍德港延伸而非直通中国。

  对于普京来说,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俄罗斯一直没有彻底从苏联解体的震荡波中清醒过来,俄罗斯民众对于强国的渴望与现实的国家实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落差。目前国际市场能源价格不断下跌,加之西方的制裁使得俄罗斯又一次面对严重的困境。普京的对外强硬,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必须要有足够的国家实力作为后盾,而其致命的弱点就是基础不牢,俄罗斯国内工业生产一直没有大的起色。

  普京除非有什么神来之笔,让俄罗斯的工业突然重新走入正轨,否则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政治手腕了。他突然向叙利亚派兵的举动,就是施展自己长袖善舞的本事,试图以此为打破西方制裁的“破局”之举。


  孤狼的冒险进攻,

  瘦熊步步紧逼的回击

  回顾一下俄土之间历史上持续数百年的种种恩怨情仇,每一次都很精彩。历史上俄罗斯总是作为挑战者,为了“千年之城——君士坦丁堡(土耳其名称伊斯坦布尔)重归基督的荣光”或者自认的“第三罗马”的天命继承人身份而不断地向温暖的海洋出口发动一次又一次进军;土耳其则是从奥斯曼帝国辉煌的顶点衰落下来后不停的挣扎,无法独自抗俄的时候,奥斯曼帝国苏丹也会玩弄政治手腕在其他欧洲列强中间合纵连横,拉来同盟让俄罗斯痛心疾首,甚至在打赢克里米亚战争后让沙皇尼古拉一世愤然自尽。

  这一次,突然间土耳其作为一个北约成员国中的小弟弟对俄罗斯来了一记冷不防。埃尔多安和普京这两个政治“强人”,在叙利亚的战场上正面相遇。

  其实,两人间的斗法从叙利亚冲突发生一开始就展开了。土耳其政府在冲突爆发后的第一时间里就坚决支持反对派武装,提供了大量武器并且协助美国给予反对派种种便利。俄罗斯则坚定不移地支持巴沙尔政权,直到出动航空兵部队进驻一线直接参与作战。

  俄罗斯出兵的行为让胜负的天平再一次明显倾向巴沙尔政权。埃尔多安当然不会对此善罢甘休,一边声称俄罗斯轰炸对象是自己的“在叙利亚亲戚”土库曼族反政府武装,为自己干预局势以及未来的发言权作为理由,一边用打掉俄罗斯的战机作为手段,展示自己的强硬决心。

  土耳其打掉俄罗斯飞机的举动,乍看上去鲁莽,其实是经过了精密算计。埃尔多安正是看准了俄罗斯试图在叙利亚寻找“破局”的机会,基于现有实力俄罗斯不可能对他的行为发动武力报复,另外还有一众北约盟友帮着“背黑锅”。因此他自认不是一头孤狼,而是狼群中的一员对一只瘦弱的熊发动了进攻。

  如埃尔多安所料,俄罗斯第一时间内并没有迅即做出武力回应,甚至在政治上的态度都远远不如以往强硬。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立即发表讲话,声称支持土耳其维护主权,颇有主动帮着“顶雷”的意愿。种种高超手腕和精明算计,一时间让埃尔多安颇为得意,因此打掉俄罗斯飞机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始终表态强硬。

  只可惜,事件的发展很快超出了埃尔多安的算计。随着俄罗斯声声质问北约是否涉事其中,北约官员包括部分美国官员纷纷表态对此一无所知,其与土耳其切割的意思越来越重。法国总统奥朗德更是呼吁以反恐大局为重,近日又到访莫斯科与普京会面,表示双方将深化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方面的协同合作。

  这些来自盟国的举动无疑让埃尔多安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因此他的态度出现了一定程度软化,甚至开始推脱“当时并不知情”,在打掉战机时不清楚军机属于哪个国家。

  发现北约对于土耳其擅自行动试图增加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话语权行为非常不满后,普京采取了对埃尔多安不断进行小步紧逼的回击举措。

  首先普京一反常态地让北约盟国放心,他无意军事报复土耳其,离间原本就对土耳其不满的一些北约成员国;此后他又迅速在叙利亚境内布设先进的防空系统(莫斯科号上的海基S300和拉塔基亚基地内的S400),这个火力打击范围可以深入土耳其境内的防空系统,大大压缩了土耳其空军的活动空间;紧接着俄罗斯联合叙利亚政府军的地面部队向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发动猛攻。

  普京在抢占“反恐主力”道德制高点后,大力宣传土耳其跟IS有种种瓜葛和交易。此外,他一面拉拢法国与其合作,另一面不断高声质问美国是否背后支持了土耳其的行动,试图拆散美国与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紧密合作。

  为了给俄罗斯国民一个交代,普京还针对俄土之间的经贸往来发出了制裁的总统令,一举切断了双方之间存在的几乎所有经济联系。

  其实,普京还有一张让埃尔多安最为惧怕的牌,那就是大力支持库尔德武装。随着伊拉克的库尔德人的自治区日益稳固,如果叙利亚境内也出现一个相对有实力的库尔德人自治区,那么对于国内已经陷于库尔德人武装斗争之苦近百年的土耳其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恰恰普京已经将叙利亚副总理和库尔德人领袖请到了莫斯科商谈,虽然会谈结果目前尚不知晓,但是考虑到双方既往的立场相去并非甚远,因此谈成的机会很大。

  美国为了抵消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先发优势,目前也已经打消了些此前的顾虑,派出了地面力量进入库尔德控制区,开始协助整训军队的工作。此举虽然也许并非普京所乐见,但是显然更是让埃尔多安有苦难言的。

  虽然普京口口声声说土耳其将俄土关系逼进了死胡同。但是目前的形势看来,埃尔多安很可能先一步走进了死胡同。他近几日关于击落飞机的态度忽而强硬忽而软化,正是这种焦虑的表达。

  表面上,埃尔多安政治地位稳固,但是面对国内军方世俗主义者中不断涌动的反对的潜流,尤其是所谓2011年“大锤”政变计划中的一些高级将领逐渐被司法机关解放,他不可能不感到警惕和焦虑。如果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失败,其所逐之鹿——地区强国威望非但可能到不了手,反而让国内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库尔德人强大起来,那就很可能引发民众对他失望,以及来自北约盟国们的厌弃,都会对其政治地位形成冲击。

  当然,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虽然不存在一个输不输得起的问题,可是如果普京打破西方制裁的主要目标不能实现,那么他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次铁汉形象受到冲击,更要认真考虑如何应对脚步越来越临近的俄罗斯新一轮经济挑战了。


  (作者系知远防务与战略研究所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仇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