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用创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用创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何亚非 2016-01-15 13:16:15 版权声明


习近平主席在G20峰会时强调要改革创新,增强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对中国经济而言,改革创新作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途径,也同样重要。

分享到:

用创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新闻周刊》文|何亚非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习近平主席在G20峰会时强调要改革创新,增强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对中国经济而言,改革创新作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途径,也同样重要。


  创新是经济新常态下

  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必然途径

  中央五中全会就“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建议,阐述了中国发展的新理念,其中领头的就是“创新发展”,要求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

  世界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之所以迟迟难以进入恢复增长的快轨道,究其根本是因为经济发展动能不足,原有科技和产业革命产生的推动力已经消退,与之配套的发展模式失去活力。在全球经济普遍疲软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现阶段进入“转方式、调结构”的新常态,向工业化中后期迈进,困难不小。但中国调整经济结构的决心很强,其努力方向是:发展模式从依靠要素投入转向依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发展理念从侧重速度转向注重质量和效益;经济结构从相对单一转向均衡合理;经济增长从主要依靠出口转向扩大内需。

  无论从中国自身改革开放的实践,还是世界经济发展的轨迹看,创新发展才是经济持续增长永不枯竭的动力源。创新主要体现在体制机制改革和科技、产业革命两个方面。推动创新驱动、打造新增长源、尽快实现新旧增长动力转换,同时坚持改革不适合创新发展的体制机制,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必然途径。

  中国是制造业第一大国,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的关键时刻。今后五年,按照中央创新、协调、绿色、开发、共享发展理念,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到制造业强国的“华丽转身”还有几道坎要过。


  需要克服资本和就业两个陷阱

  许多国家进入中等收入行列后即陷入经济停滞不前的尴尬境地,也就是通常说的“中等收入陷阱”,这主要是无法克服工业化初级阶段后出现的资本和就业两大陷阱。具体而言,资本和就业陷阱指的是,工业化初级阶段后,产业升级所需的资本无法解决,国民储蓄体现在出口劳动和资源产品上;无法解决工业化升级过程中产生的中低端劳动力再就业问题。

  依赖资源出口问题对中国来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中国经济好在不依赖出口自然资源作为积累技术资本的主要来源,一直倚重加工贸易,也就是靠出口劳动和消耗环境资源,形成贸易顺差,来积累技术资本。2014年中国加工贸易顺差达3500亿美元。事实上,自新世纪以来中国已经成为资源净进口国家。2014年全球资源产品再次进入下跌周期,一般估计为10至20年。这对中国自然是利好消息。中国贸易顺差将长期存在,预计每年会超过5000亿美元,加上庞大的国民储蓄,将给中国的下阶段工业化进程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撑,而且随着国际产能合作的开展,中国资本走出去的步伐将加快。据商务部最新统计,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非金融类海外投资已接近1000亿美元,连续十几年增长。

  关于就业陷阱,中国经济转型初见成效,人均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服务业发展势头喜人,吸收了大量中低端工业升级过程中出现的过剩劳动力。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服务业对GDP增长贡献率逐年扩大,2015年估计将逾60%。另一组数据也很能说明问题。2010至2014年,中国GDP增速逐年下降,分别为10.5%、9.3%、7.65%、7.67%和7.4%。2015年估计在7%左右。同时,中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却逆势上扬,同期分别达1168万、1221万、1266万、1310万、1322万。2015年有可能达到1400万。

  简而言之,中国已基本跨越了资本和就业两个陷阱,但仍不可以掉以轻心,需要持续努力,以保持目前的良好态势。


  需要顺利解决工业体系升级难题

  目前,中国是联合国统计的唯一工业门类最齐备的制造业大国。然而,中国的工业化依然总体处于中低端,正向中高端迈进。这个阶段是最艰难的,也是经济转型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既需要全面深化改革、建立开放性经济新体制,又需要来自于中国经济强劲的内生动力、中国政府持续和坚强有力的政策引导。

  内生动力来自何处呢?工业体系升级换代依赖于需求和供给两端。从需求层面看,升级的动力应该来自消费的升级。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发展按功能划分,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接近60%,虽然与大多数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但纵向比较已经有很大进步。

  举例来看,“互联网+”模式催生的电商发展之迅猛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今年“双11”一天网购额就逾900亿元。实在惊人!这是从数额看消费。真正能给工业升级提供持续动力的是终端消费的质量和内涵升级,是“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中国”环境中的个性化、人性化、品牌化、精细化消费。而且,从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看,发达国家复苏缓慢已成常态,中国不可能寄希望于美欧国家增加高端消费来拉动自己产业的升级,只有依靠中国自己的市场。近年中国对发达国家出口持续下滑就是例证。

  中国消费升级与其他国家一样,离不开家庭收入的普遍提高,同时与社会分配的公正、公平、合理也密切相关。随着家庭收入不断提高,更多中等收入家庭的出现,社会消费需求就会有根本性的转变和提高,从满足消费者的一般物质需求,上升到追求商品的内涵、文化和精神需求的中高端消费。

  在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向技术和资本密集时,中等收入就业机会如工程师会越来越多,而低端、枯燥的劳动会被机器人所替代。从中国制造业对研发(R&D)的投入可以看出,消费者对制成品要求的提高,推动了产业的研发和设计,而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带来的“互联网+”、3D打印、智能制造、分享经济等都在同时推动新的消费和供给模式和业态。2000年中国制造业研发经费仅占GDP的0.9%,而到了2014年已达2.09%。

  目前,中国工业体系的升级还落后于消费的升级提高,这造成中国消费者的中高端消费很大程度上依赖发达国家的产品。这种状况必须尽快改变。


  需要坚持不懈地推动改革创新,增强发展的后劲

  借助互联网和信息革命的快速发展,中国政府大力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上扶持、资金上帮助、制度上便利,已经形成良好的发展势头。自2010年以来,全球互联网进入发展新阶段,中国涌现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无霸企业。“互联网+”的共享经济兴起带动了一大批新兴产业,同时为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带来了契机,虽然在这一过程中,是产业本身还是互联网发挥主导作用,目前尚难下定论。

  这里有三点值得重视:

  一是在“互联网+”的共享经济发展中,知识的地位得到很大提升,可以说与资本平起平坐了,知识经济做实了。知识成为资本的合作者,资本去追逐知识,这对于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长远发展是十分有益的。

  二是“互联网+”共享经济的“自我复制”能力,强化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意识,降低了创业的门槛。尽管创业成功概率不高(任何新兴产业革命都是如此),但只要成功,其对于创业和投资者的回报是巨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在“互联网+”领域到处可见风险投资者身影的根本原因。

  三是必须重视创新设计,它已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德国、日本、韩国都是重视创新设计的领军者,当前欧美大国更是大力发展创新设计,以引领新一轮产业革命。美国政府2013年就投资3.2亿美元创立“数字制造和创新设计研究院”,以巩固全球创新优势地位。欧盟2011年成立设计领导力委员会,并颁布了《为发展和繁荣而设计》的纲要文件。

  目前,中国的创新才刚刚起步,要走的路还很长。在今年9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和一些欧美智库联合编制的2015版全球创新指数(GII)中,瑞士、英国、瑞典、荷兰和美国分列全球前五位,中国大陆与2014年持平,排名第29位。以中国汽车业为例,因为长期缺乏自主设计、自主品牌、自主知识产权,造成外资以40%的资本,占据中国50%市场和70%利润的不公平现象。

  中国“十三五”规划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放在首位,作为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目标、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然路径,是极为重要的决策,体现了中国决心成为创新强国的决心和信心。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我们就定能跨越各种陷阱,实现两个“百年的目标”。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仇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