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全球化】巴勒斯坦青年愤怒的理由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全球化】巴勒斯坦青年愤怒的理由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索洛莫·本·阿米 2016-01-15 20:36:17 版权声明


对内塔尼亚胡而言,煽动是一种强大的政治手段。然而,今天的叛乱显示了这种方法所隐含的危险因素。激起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恐惧和不满不仅破坏了政治解决的机会,同时还加剧了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人的失望和愤怒。

分享到:

巴勒斯坦青年愤怒的理由


  《中国新闻周刊》文|索洛莫·本·阿米


  (以色列前外长,现任托莱多国际和平中心副总裁。著有《战争的伤痕、和平的创口:以色列阿拉伯悲剧》)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看来,巴勒斯坦青年“孤狼”对犹太人发起的持刀攻击应该完全归咎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伊斯兰网站的煽动。内塔尼亚胡显然希望以色列和世界民众相信,假如这些网站上传的只是萌猫视频,巴勒斯坦人就会停止煽动并平静地接受被占领。

  巴勒斯坦人确实已被激怒,但激怒他们的恰恰是以色列的行为——占领导致巴勒斯坦民众权利遭受到永久性破坏。除每天在检查站所受的屈辱外,巴勒斯坦人还亲眼目睹以色列定居者毁坏他们的庄稼和橄榄树,甚至放火焚烧了约旦河西岸的一所住宅,导致三名家庭成员被烧死,丧生者中还有一名蹒跚学步的小孩。再加上以色列军队经常深夜突袭民宅寻找“恐怖嫌犯”和以色列定居点的残酷扩张,巴勒斯坦人显然不需要上网寻找愤怒的理由。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所有人当中,居然是内塔尼亚胡指责有人煽动叛乱。就在1995年致力于实现以巴和平的拉宾总理被刺身亡的前几天,内塔尼亚胡还在面对高举海报的集会民众大声演讲(海报上绘着拉宾身着纳粹党卫军制服的画像),这样的所作所为难道就不算煽动?内塔尼亚胡年初曾警告犹太选民“左翼大巴车正成群结队运送阿拉伯人参与投票”,这难道就不算煽动?

  就在这个月,内塔尼亚胡煽动点燃了一场媒体风暴——他声称是耶路撒冷大穆夫提哈吉·阿明·侯赛尼向希特勒灌输了二战期间消灭欧洲犹太人的想法。在反犹热情问题上,侯赛尼的记录几乎不需要任何虚假的注脚,除非有人想把巴勒斯坦人说成是大屠杀的同谋。

  这次内塔尼亚胡似乎做得有些过头。在包括以色列史学家在内的各派力量一个多星期的谴责后,内塔尼亚胡被迫收回其声明内容。但他不太可能因此受到惩罚。

  对内塔尼亚胡而言,煽动是一种强大的政治手段。他激起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双方的恐惧,从而至少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保持对以色列有利的局面。正如内塔尼亚胡10月在国会外交和国防委员会一次封闭会议上所说的那样, 以色列必须继续“控制所有领土”,他还补充说该国“将永远在刀尖下生活。”

  当然,这种方法并非总能成功。比方说,尽管尽了最大努力,内塔尼亚胡仍无法阻止伊朗国际核协议的达成。但他只是调整而非反思自己的做法,目的是重新让外界认为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生存的重要威胁。

  今天的叛乱显示了这种方法所隐含的危险因素。激起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恐惧和不满不仅破坏了政治解决的机会,同时还加剧了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人的失望和愤怒。

  上述愤怒已经非常强烈,尤其是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青年人当中。 想想叛乱中心东耶路撒冷的生活场景,那里有77%的巴勒斯坦人生活在贫困当中。市政服务水平不仅低下甚至根本不存在;巴勒斯坦人还面临来自主张以色列控制的犹太宗教团体的持续性施压。

  年轻的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占领下生活的第三代已经失去了耐心。虽然多数人赞成世俗理念,但他们正试图利用圣战理念(刀是象征伊斯兰国的显著标志)来公然反抗顺从的父母、挑战不称职的巴勒斯坦领导层,而且最重要的是,反抗以色列占领军。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会选用耶路撒冷圣殿山上的伊斯兰教圣殿来作为自己反抗标志的原因。

  如果像埃及和突尼斯那样的铁腕独裁政府也无法避免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被民众推翻,又怎么能指望跛脚的巴勒斯坦政府阻止这样的反叛运动?事实上,从目前情况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更关心如何避免埃及的穆巴拉克和突尼斯的本·阿里那样的命运,而不是如何阻止暴力活动。为了利用巴勒斯坦青年的愤怒,他拒绝谴责他们的恐怖行为,并间接点燃了对以色列所谓破坏圣殿山现状行为的怒火。

  这种做法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对犹太教圣地圣殿山某种危险的激情近来日益在以色列民众间传播。虽然犹太法律明令禁止犹太人登上圣殿山,以避免在救世主降临前亵渎最神圣的犹太圣地,但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从宗教狂热分子到以色列执政联盟成员,现在主张无视这项禁令。他们称犹太人必须频繁瞻仰圣地,甚至修建庙宇以强化以色列对那里的主权。

  对圣殿山的关注赋予了当前局势世界末日般的紧迫感。现在双方,尤其是以色列人应该认识到局势发展已危险到何种程度。通过混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的领土界限,以色列已经为永久内战创造了条件。两国方案可能对任何一方都不再有吸引力,但两民族方案就像现在所表现的那样,将会成为一场真正的噩梦。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仇广宇




2017-01-09

第788期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