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影评】《记住》:被提纯的恨意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影评】《记住》:被提纯的恨意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杨时旸 2016-03-31 21:42:14 版权声明


《记住》有一个好看的故事外壳,包裹了一个极端严肃又严酷的主题。有关历史阴魂,有关憎恶与宽恕,有关时间到底会稀释还是会加深仇恨。

分享到:

p2322260762_副本.jpg

《记住》剧照。


被提纯的恨意


  《中国新闻周刊》影评人|杨时旸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有些记忆永远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慢慢消散,反而会凝结得更坚固、更锋利。比如,经历过奥斯维辛的人。

  对于那段黑暗历史的叙述已经太多,但是这部《记住》有一个不太一样的设定。它的主角被设定为一个罹患老年痴呆症的耄耋老人,这让故事看起来显得荒诞甚至有一些诙谐和不正经,后来,这个故事嫁接了“在路上”的主题,而这条追索之路又构建起了一个悬疑故事的构架,最终的翻转令人震惊。

  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泽夫住在养老院里,他和另外一个老人麦克斯开始秘密实施一个计划。麦克斯给泽夫写下了一张清单,告诉他要去往哪里,寻找谁,并帮助他安排了沿途的酒店。随着故事的发展,线索一点点清晰起来,这两个老人在进行一次有步骤的复仇计划。他们都是从奥斯维辛生还的人,在生命的尽头想要找到曾经杀害自己家人的监狱管理者,让他偿命。

  这部电影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一路上,泽夫按照清单上的信息一次次找到了不同的人,虽然先前几次都是错误的,但是却等于又一次经历了奥斯维辛的历史。他在医院里见到了手臂上刻着囚犯编号的垂死老人,曾经因为同性恋身份而被囚禁于奥斯维辛,也见到了致死未曾悔改的狂热分子,而他的儿子也仍然憎恨犹太人……从这个角度去看,虽然过了数十年,但是历史的阴魂从未真正散去,那些被侮辱和被伤害的人们仍然在时间的尽头自己面对伤口,外人根本无法走进他们的内心,而那些曾经对他人施害的人,有一些也从未真正有过一丝悔意。

  当泽夫站在那个狂热分子的卧室里,看着他儿子热切而癫狂的眼神,就知道,心底的幽灵从未因为历史的审判而彻底被驱逐。而人们总是天真地认为,有些事情,历经一次审判,甄别出黑与白,最终就能在所有人心里使得一切彻底拨乱反正。但现实远非如此简单。

  最震撼的结尾翻转终于到了,泽夫找到了那个奥斯维辛的狱卒,但对方在承认自己隐瞒多年的身份的同时,还说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泽夫本人并不是奥斯维辛的犯人,而与自己一样也是一名狱卒。当年,他们互相在对方的手臂上刺上了假的囚犯编号以逃脱抓捕。而泽夫多年以来一直对自己说谎,而他自己真的把谎言信以为真。

  这个翻转的结尾,甚至产生了某种哲学性的意象。老年痴呆的设定担负着两个作用,从情节推动上讲,这样的疾病得以让一切行为顺理成章,忘事、糊涂、活在混淆和清醒的裂缝之中;而同时,这个疾病也成为了一道隐喻,自己对自己的蒙蔽与欺骗,那成为了一种“主动痴呆”的选择,得以苟活。

  泽夫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他看起来也是个善良而温和的老人,问题是,他背负着如此深重的恶。这是一件更加令人脊背寒凉的事,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生活中那些慈祥的人们,曾经有过怎样凶恶的表情。而到底哪一个阶段的表情折射的才是他们真实的内心。他们是恶魔还是凡人,或者说,我们能否相信一个施暴的人真的会蜕变为一个良善的人?

  这部电影的结局很决绝,泽夫向对方开了枪,也给了自己一枪,因为他终于从自己编织的谎言中清醒了过来,认识到自己真实的身份,多年来他用“伪身份”却塑造起了“真良知”,这良知让他无法接纳曾经的自己。而最终,人们发现,这一切的操纵者是那个为泽夫写下复仇计划的麦克斯。他才是奥斯维辛的囚徒。他早就发现了泽夫的身份,他决定利用这个老人的病症,借他的手杀死一个同伙,再让他自杀。不可否认,这是一场复仇,但毕竟他也成为了凶手。这场宿命似乎无法逃脱。

  《记住》有一个好看的故事外壳,包裹了一个极端严肃又严酷的主题。有关历史阴魂,有关憎恶与宽恕,有关时间到底会稀释还是会加深仇恨,从当下来看,有些过于沉重的恨意,时间对其来说,作用反而是将其提纯,愈发猛烈。它成为了一次根本无人能够解答的拷问。所有经历过黑暗历史的国度,都有一些阴云飘浮在人们的头顶,几代人也涤荡不清。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5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cnw_sxs_1




2017-01-09

第788期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