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俄罗斯时尚中的信仰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俄罗斯时尚中的信仰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孙越 2016-04-02 12:22:15 版权声明


很多时候,俄罗斯人直接从服饰上判断人的信仰。即使已经到了21世纪,他们依旧格外注重服饰面料的天然性和款式的内敛性。俄罗斯当然不乏女性身着暴露服饰,如超短裙、超短裤和露肩、露脐装招摇过街,但她们肯定进不得主流文化场所

分享到:

俄罗斯时尚中的信仰


  《中国新闻周刊》文|孙越

  (旅俄作家,翻译家。著有《俄罗斯冰美人》《细说普京》)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眼下全球化恣意,你即使身处文化中心的莫斯科,进不对圈子,依旧看不到真正的俄罗斯时尚,就如观光客,看到俄罗斯满街的花花绿绿,误以为时尚,实际上摸不着头脑。十年前,我进入莫斯科神学院读书,接触了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群体,也亲身感受了俄罗斯传统时尚的魅力。

  整个俄罗斯,人口1.4亿,东正教神职人员30万,教徒7000万。我个人的理解是,俄罗斯信众群体,是当今社会的基本构成,他们的思想和行为,代表着俄罗斯社会的发展趋势。从美学的角度看,他们的时尚既具有传统内涵,也可体现出社会的体面和尊严,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人在时尚方面从不“哈韩”和“哈日”,甚至在接受欧洲时尚时亦有条件:他们总是批判地接受,并将其融入自己独特的时尚文化中。看懂了这7000万人的时尚走向,也就看懂了一半俄罗斯文化,至少比你一鳞半爪、碎片式地解读俄罗斯时尚要强多了。

  尽管俄罗斯街头巷尾教堂林立,但按照教义,教堂接纳教徒应不问出处,教徒可以见堂即入。不过,在实际生活中,俄罗斯教徒各有各堂,其中原因很多,如人群分类,教徒与堂长的关系,钱款捐赠数额等,都取决于教徒教堂的门。

  我常去的教堂位于克里姆林宫背后、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斜对面,尊称主升天小教堂,建于1584年。1831年2月18日,普希金和娜塔莉亚在此举行婚礼。介绍我去这家教堂的,是莫斯科的作家和画家,我在那里认识了音乐学院的教授。我看见,俄罗斯女人在主日去教堂参加侍奉礼仪的时候,所穿的衣服都是经典和完美的,堂长瓦西里神父告诉我,这是东正教教会的礼仪,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传统,世世无尽。

  据我观察,女教徒服饰宽松、严谨而实用。夏季,她们爱穿各种温和颜色和纯棉、丝麻等天然面料的长衫和长裙,但绝不袒胸露背。美丽的头巾一年四季必不可少,不戴头巾和不穿裙子的女人绝对不允许进入教堂。教会尽管对鞋的要求不多,但是俄罗斯男女老少都喜爱手工制作的毡靴。这种用天然粗羊毛制成的厚毡鞋,五颜六色。而其手工绣花,很符合俄罗斯人追求的人与自然融合、色彩与环境贯通的审美观。

  瓦西里神父说,自公元988年基辅罗斯举国受洗,接纳东正教之后,俄罗斯女性时尚即以这条主线贯穿,千年不衰。虽遇革命风暴中断,但俄罗斯时尚最终得以传承,可见传统审美生命力之顽强。

  俄罗斯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东正教服装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穿着者的内心世界。所以,在俄罗斯,人们往往未做交谈,仅凭服饰爱好,即可对人的精神追求做出基本判断。

  前几年,俄罗斯曾对穿牛仔裤的教徒能否进入教堂祈祷有过激烈争论,争论的焦点是,穿着传统服饰与穿牛仔裤的人相比,谁更可能得到救赎。而争论的背后,则是时尚文化能否承载人类信仰的重大命题。

  这种争论的结果如何尚且不谈,单说俄罗斯人对时尚的较真程度,实在令人钦佩。很多时候,俄罗斯人直接从服饰上判断人的信仰。即使已经到了21世纪,他们依旧格外注重时尚的自然和道德意义,注重服饰的面料的天然性和款式的内敛性。俄罗斯当然不乏女性身着暴露性服饰,如超短裙、超短裤和露肩、露脐装招摇过街,但她们肯定进不得主流文化场所。

  我在俄罗斯见过很多女性连衣裙、长裙、无袖长衫和衬衫等传统服装,款式均求宽松,色彩务求温和,图案美丽而不妖媚,领子、腰间和下摆处都有机绣或手绣的装饰性图案,很多与教会建筑时尚吻合,这些都是东正教文化的符号。

  最近,莫斯科时装节揭幕,其间也推出了传统东正教服饰表演,一反多年欧美流行时尚占据俄国时装舞台的现象,效果却也不凡,它将俄国东正教千年文化的艺术积累展现得淋漓尽致。

  模特们除了展示服装之外,还将数千种花色各异的大披肩,乌拉尔的名贵红宝石和碧石,波罗的海的琥珀与蜜蜡及紫金饰品展示于世界。现在,俄罗斯传统时尚已进入更多公共领域。我曾在总统办公厅和国际会议中心,看到不少俄罗斯女性,大大方方地身着统服饰进出。也许她们心仪的,就是传统时尚深处温和与恭顺的特性,幽幽地向世人昭示:我不仅懂时尚,还有德行。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5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cnw_sxs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