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为胸大道歉?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为胸大道歉?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2016-04-09 10:11:47 版权声明


:“我有诱惑你的权利,而你,也有自制的义务。我不说你有毛病,你也别说我下贱——我有美丽的权利。”   

分享到:

为胸大道歉?
  
  文|中国新闻周刊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柳岩在《煎饼侠》中自黑说,“人家都说柳岩是借胸出位的。”大鹏回答:“胸是你自己的,你向谁借?”性感与尊严如何兼得,是柳岩出道后的难题,在热闹了好几天的 “闹伴娘”事件中,柳岩展现了自己的处世之道:不但胸大,胸怀更大。
  
  包贝尔婚礼的视频中,伴娘柳岩化好妆盘好头穿着抹胸纱裙,然后被新郎和伴郎们抬起来打算扔到水里,虽然全程喊“救命”但只有贾玲一人出手救驾,才没有落水。
  
  视频流出后,这场婚礼和众多腕儿遭到抨击,网友纷纷指责新郎和伴郎们。有人不理解,柳岩过去在女性观众中的评价并不高,为什么这次却能引发如此浩大的支持和声援?显然,这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娱乐圈八卦,它引发了女性群体的感同身受:
  
  有多少女性曾经在婚礼和饭局上被人灌酒、捉弄和揩油?有多少人在职场上被迫忍受同事的荤段子和号称“无伤大雅”的身体接触?用网红papi酱的话说:我最近越来越觉得,女人真是不好做。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的恶意可以少一点,希望我们能够尊重每一个女性选择的权利。
  
  讽刺的是,第一个出来道歉的是柳岩。这说明她面临比被骚扰更加巨大的压力,以至于宁可出来道歉。压力是什么?还用说么,中国这种熟人社会里无处不在的人情压力呗!
  
  在内部关系网中,那句“不就跟你开开玩笑嘛”杀伤力尤其惊人,如若你不肯罢休,反倒成了你的错了。熟人社会,人情往往凌驾于是非对错之上,比“做错事”更可怕的是“得罪人”,柳岩道歉可谓非常典型的高情商表现。如果不替那几个一脸无辜的伴郎平事,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当事人道歉后,评论又建立了另一个逻辑:人家当事人都说没事了你们还瞎嘚吧什么?持此观点的包括《新京报》。4月5日的评论以《性骚柳岩者不是伴郎,而是粉丝?》为题,头一句就说:“不同群体对性骚扰的敏感度,肯定是不同的。在包贝尔的婚礼上,伴郎们选择拿柳岩‘下手’,可能也和这种预判有关。”
  
  这么推论下来,对柳岩就可以尺度大一些吗?胸大就活该被捉弄吗?某观点说,你如果被强奸了,是因为你骚,你勾引男人,这就是所谓“荡妇羞辱”。这种羞辱在中国也存在,这才造就了包贝尔的“玩笑”,以及玩笑对象的选择。
  
  数年前上海地铁二运发官方微博:“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配的是一张穿透视装的女乘客背影。这条微博引起了轩然大波,立刻有女性举着“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牌子前往地铁站抗议。
  
  一个正常的社会,即便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走在街上,你最多可以报警,但不可以去侵犯她,这是最基本的常识。这次,媒体不认同大众的愤怒,把为柳岩发声等同于“网络暴民”,甚至认可“谁让她是柳岩”的逻辑,也可算是“荡妇羞辱”的一种。
  
  如果说,一开始,关于“闹伴娘”的讨论,还仅仅限于女性话题,仅限于抵制婚俗陋习,那么柳岩哭着道歉的视频,则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先污名化一个女人,然后理所当然地侮辱和损害对方,这种人性中的残忍无处不在。还是听听龙应台的话:“我有诱惑你的权利,而你,也有自制的义务。我不说你有毛病,你也别说我下贱——我有美丽的权利。”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5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cnw_sxs_1




2017-01-09

第788期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