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欧洲的新选择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欧洲的新选择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哈维尔·索拉纳 2014-06-19 15:29:10 版权声明


即将拉开序幕的欧洲议会选举,不仅将引发支持与反对欧洲联合的两种势力的斗争,也将显示公众对业已实施的紧缩政策的看法,并决定欧洲能否保持经济的强势地位、延续其社会模式,并在世界范围内捍卫其权利和自由框架。

分享到:

  原题:欧洲的新选择

  文/ 哈维尔·索拉纳
       声明:任何网站禁止转载

  本文首发刊载于5月8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58期


  即将于5月下旬举行的第八届欧洲议会选举,引发了支持欧洲联合与反对欧洲联合势力的剑拔弩张。民调显示,保守派和社会民主派这两大主要政治势力的支持率仍非常接近(远远领先于其他政党);但民粹主义的兴起令相信欧洲团结的民众非常担忧——上述群体不仅限于保守派和社会民主派,也包括自由派和绿党。

  诸如法国国民阵线和英国独立党这样的党派,很可能在各自国家占据领先地位,而且这还不是全部。芬兰、奥地利、荷兰、匈牙利、希腊和其他地方的反对欧洲联合派和偏于传统的欧洲怀疑派,都从民众对欧洲体制希望的幻灭、对欧洲长期经济危机补救不力和南北欧盟不断加深的隔膜中捞到了好处。虽然有重要措施不断出台,但是欧盟民众在涉及自身日常生活的最重要领域却没有太多的感受。

  但是,支持欧洲联合及反对欧洲联合之争却掩盖了真正的利害关系和原本应成为选举辩论焦点的问题:那就是欧洲应该如何确保经济的持续增长。这个问题远比无休止地针对欧洲统一怀疑论的辩护更为重要,因此也应当成为推动欧洲进步的政党的主要关注议题。涉及投资、需求和就业等诸多领域的广泛复苏,是战胜欧洲计划的破坏者的最佳武器。

  即将拉开序幕的选举,也将让人看到公众是如何看待业已实施的紧缩政策的。但它还将决定欧洲能否保持经济的强势地位、延续其社会模式,并在没有耐心等待欧洲人来解决矛盾的世界里捍卫其权利和自由框架。

  不久前,我在自己的授课过程中进行了将罗尔斯著名的“无知之幕”略作改动的一次简单试验,在我所授课的对象中,欧洲学生只占很小的比例。我问学生们,他们自己会宁愿选择出生在哪里。他们的回答几乎异口同声——多数人选择欧洲国家作为自己的出生地。

  虽然欧洲的吸引力仍然不减,但是欧盟成员国的体量太小,无法与中国、美国或印度展开全球竞争。实现上述目标需要更加一体化的欧洲。

  确如当前的乌克兰危机所显示的那样,欧洲国家不能生活在固执己见的孤立之中。尤其在以能源为代表的领域,今天和以往一样有着刻不容缓的一体化要求。必须建立统一的能源市场,才能确保安全可靠的能源供应,并实现与欧洲气候变化目标相一致的可持续的增长。决策者同样必少不了与美国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这对创造大西洋两岸的就业机会起到关键的作用。

  首先,要想扭转欧洲计划,欧盟自身的合法地位需要加强。而令人忧虑的是,反对欧洲联合的人士过于简单化的看法,获得了欧洲绝大多数选民的认同。这种情况应当在意料之中:对欧盟有信心的欧洲人从2007年的52%骤降至仅有31%,而在此期间,对欧盟持负面看法的民众比例却近乎翻番,从15%上升到28%。

  尽管对欧盟的信心在欧洲议会现行选举任期内急剧下降,但这种趋势并非不可逆转。选民批评今天的政策,但是,如果能对欧洲理想进行现代革新,并使之成为欧盟民众的希望源泉,这样的理想就能继续发扬光大。

  或许,这是一个很大的“如果”,尤其考虑到反对欧洲联合的派别所造成的最大威胁不在于他们所赢得的议席数量,而在于其对主流政治所造成的影响。如果主流议会派别禁不住选举诱惑而采纳反对欧洲联合的理念,他们的对手就能够实现阻断一体化进程、限制人员自由流动或批准排外政策等部分目标。

  面对上述情况,欧洲应当向所谓“伊拉斯莫斯主义”过渡,将欧盟伊拉斯莫斯奖学金的成果发扬光大。通过实现学生在欧盟范围内的自由流动,伊拉斯莫斯计划推动了经验、理念、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活跃交流。而且,该计划在欧洲年轻一代当中已经扩展为一种强大的力量,它也成为欧洲赢得自由和繁荣的未来的最佳机会。

  如果欧盟强化其民主合法地位,并为失业、贫困和不平等等经济问题找到长期可靠的解决办法,应该能够很快挽回信心的丧失,之后才有可能在其他重要领域取得进展。然而,自五年前危机爆发后,这些问题就一直陷于搁置状态。

  欧洲议会在遴选欧盟委员会主席(以及委员)问题上新的控制权是迈向民主合法地位的一个重要步骤。但是,如果即将到来的选举加深了支持和反对欧洲联合的派别间的嫌隙,造成民众对欧洲的不满情绪持续扩散——则必将阻碍欧洲在一战百年后开启全世界成长、工作和生活最佳之所的新的黄金时代。★


编辑:陈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