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加沙陷阱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加沙陷阱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索洛莫·本·阿米 2014-08-07 11:06:14 版权声明


在不对称冲突中,以色列发现其军事绝对优势被抵消了。 以色列所面临的挑战是将其军事和外交策略捆绑成明确的政治目标

分享到:

  原标题:加沙陷阱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文首发刊载于8月11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1期

 

  以色列针对加沙地带哈马斯的“防护之刃行动”是一场不对称战争。这种战争几乎贯穿了近几年来中东冲突的全过程。战争的结果毫无悬念。

 

  不管以色列占绝对优势的军队和反导系统取得什么战果,也不论加沙的状况多惨烈,哈马斯都会活下来,因为以色列希望这样。另一条道路——将加沙变成巴勒斯坦索马里的圣战主义无政府状态——实在太可怕,根本无法想象。

 

  一个无法掩盖的事实是哈马斯军事实力已经遭到毁灭性打击。但是,除非以色列做好付出高昂代价的准备,以占领加沙、摧毁哈马斯全部军事序列和武库换取国际舆论的千夫所指,否则哈马斯仍可以宣称他们取得了胜利,又一次在以色列的强大军事机器的碾压下活下来。

 

  不对称冲突的压倒性实力总会造成一个目标定义的问题。在这方面,以色列渴望的是实现“安静”,尽量减少巴勒斯坦平民伤亡,以实现国际批评最小化。但没能达到这一目标便是压倒性优势方在不对称冲突中的败绩。此外,“安静”并非战略目标,以色列追求它的方式——两三年打一次仗——也并不令人信服。

 

  真正的问题是:假设以色列获得了它想要的“安静”,它会对加沙的未来做什么?会对以加沙为主要部分的巴勒斯坦问题做什么?

 

  巴勒斯坦问题是近几年来以色列所面临的不对称战争的根源。以色列的对手不仅包括卡塔尔的巴勒斯坦代理人哈马斯,也包括伊朗的地区代理人真主党。这些战争正在给以色列造成新的威胁,因为它们导致的冲突不再是严格的军事冲突,而是加入了外交、地区政治、合法性和国际法的成分,而在这方面以色列并不占上风。

 

  结果,在不对称冲突中,以色列发现其军事绝对优势被抵消了。以色列面临着无法通过军事手段取胜的政治战争。威胁的性质与以色列的反应之间的不对称性最终让军事绝对优势方陷入了战略劣势。约旦河西岸暴力的肆虐以及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对哈马斯目标的支持,意味着以色列无法避免冲突的政治后果。哈马斯这个阿巴斯外交战略中被忽视的成分正在转变为巴勒斯坦自由斗争的急先锋。

 

  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所认为的相反,以色列所面临的主要生存威胁不是有核武器的伊朗。真正的威胁要从国内去寻找:巴勒斯坦问题对以色列国际形象的损害作用。以色列定期不对称冲突所造成的惨象,以及对巴勒斯坦土地的长期占领和不断扩张的定居点建设,正在助长一股不利于以色列合法性的运动。

 

  比如,看起来十分温和的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许多支持者视其为合法的非暴力抵制——一直在不断赢得进展。该运动的反对者(包括我)认为它是一个政治阴谋,旨在诱使犹太国家的内乱。

 

  以阿巴斯为代表的巴勒斯坦主流做出的战略决定是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巴勒斯坦国。以色列的战略回应通常是它渴望成为一个“犹太民主国家”,这必须以犹太人占多数为前提。但如果从未结束的和平进程一直无法产生两国方案,以色列怎样才能避免单一国家但持续内战的局面?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跳出加沙悲剧,并为这场悲剧的众多受害者提供正义:冲突各方和目前承诺调停的地区行动方必须因地制宜,将持续的不幸事件变为广泛的和平日程。

 

  这意味着实施一个马歇尔计划,升级加沙基础设施、改善其社会条件。此外还要打破加沙的封锁,让它向全世界敞开大门。哈马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彻底解除武装,在国际监督下实现加沙的去军事化,由阿巴斯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控制加沙与以色列和埃及的边界。

 

  与此同时,两国方案的谈判应该重启,美国和其他所谓中东四方成员(联合国、欧盟和俄罗斯)应该明确承诺竭尽所能对双方施加影响,防止再次失败。

 

  以色列缺少令人信服的战略;它所有的是一系列旨在确保国家实体生存、占有国际社会所允许的尽可能多的土地的即兴表演。但即兴表演是不可持续的。比如,色列可能与诸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发展的“联盟”注定是偶然而短暂的。

 

  以色列所面临的挑战是将其军事和外交策略捆绑成明确的政治目标。可信的国家战略必须承认,只要巴勒斯坦冲突不解决,以色列的道德基础和国际地位就会受到严重掣肘。

 

 


编辑:niuchu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