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机器人医生的未来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机器人医生的未来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张田勘 2014-08-07 14:26:35 版权声明


用机器人医生看病有可能成为未来人们的选择,而且,这样的方式已经初露端倪。但是,这还需要人工智能的长足发展。

分享到:

   原标题:机器人医生的未来
        文/张田勘
       
(学者,资深媒体人,著有《生命存在的理由》等书)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文首发刊载于8月7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1期

 

  2014年6月7日,5名参赛者参加了在英国皇家学会举办的一次测试,其中一名名为尤金·古斯特曼(Eugene Gootsman)的计算机软件通过了图灵试验(一种测试机器是否具备人类智能的方法)。大多数测试者相信,它是一个13岁的乌克兰男孩。

  尤金在测试中的表现“骗过”人们的判断,这足以证明人工智能可以基本代替正常成人的工作了。正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温斯顿所称:“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脑力工作。”

  相应地,用机器人医生看病也有可能成为未来人们生活的选择,而且,这样的方式已经初露端倪。

  2011年2月,IBM公司研发的超级计算机沃森在美国益智类电视节目《风险》中战胜了人脑,即《风险》节目历史上最优秀的两位人类选手肯·詹宁斯和布拉德·拉特。此后,沃森又被宣布可以作为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参与诊疗疾病。

  与此类似,中国也有人开始依靠“百度大脑”——别号“度娘”的平台来看病——谁有了病或需要用药,都会上百度上搜一搜。不过,最近披露的一个消息却让人对“百度大脑”这样的人工智能心存疑虑,甚至担忧。

  作家六六发现尿色变深,便从香港赶回上海看病。尿常规检查显示:红细胞增多,医生建议做彩超排查。六六开始了她的“百度求医”历程。搜索结果使她怀疑自己可能患了膀胱癌。再到医院求医时,她希望做一个膀胱镜检查,但医生不允,因为膀胱镜是创伤性检查。六六又根据百度的建议提出要验血,以辨别是否为免疫系统疾病,也遭到医生的拒绝。最后,经过CT检查,确诊为肾结石。

  为何“百度大脑”会误诊?原来,即便“百度大脑”拥有大数据库和较高的综合分析与预测能力,但其智力与尤金相比,还是差了许多——只不过相当于2~3岁幼儿的智力。把健康和生命的判断交给“百度大脑”显然有点不负责任,也是人们生命难以承受之重。问题在于,现在有多少人知道,“百度大脑”只有3岁的智力,而尤金的智力可达到13岁的水平,以及它们与正常人思维和智力的差异。当无法认识这种差异时,人们就有可能真的把命运交给“百度大脑”而非一位普通医生。

  当然,以“沃森医生”和“百度大脑”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确实代表着人工智能的未来,它们有可能改变未来人类的生活。

  例如,过去对计算机医生沃森的测试证明,它比一般医生具有更精准的诊断疾病的能力,原因在于沃森拥有大数据。沃森贮存了很多百科全书、词典、图书、新闻和电影剧本,还拥有大量的医学工具书、临床诊断手册和医学杂志。沃森还可以与美国联邦政府要求医院建立和维护的医疗电子文档记录进行链接,以查阅病历和诊治记录。同时,它还可以获取个人在微博客和其他互联网平台上对自己疾病的咨询和查询,并借助这些信息来帮助诊治疾病。这些因素都是大数据的优势。

  但是,人工智能同样有许多弱点和不足。例如,机器缺少逻辑推理和情感体验能力,也难以理解自然语言。如何让机器人理解人类的语言,即自然语言,是最复杂和最关键的技术。自然语言通常是指一种自然地随人类文化演化的语言,如英语、汉语、法语等都是自然语言,世界语则被视为人造语言,因为这是一种由人特意为某些特定目的而创造的语言。但是,人们也趋向于把所有人类使用的语言(包括自然语言和人造语言),都视为自然语言,以区别于专门为计算机设计的语言——如编程语言等。

  尽管沃森战胜了人类,但是,沃森不仅对于自然语言难以理解,而且对自然语言的从属关系更难理解。例如,竞赛的一个问题是:一个语言的方言包括吴语、粤语和客家话,这个语言是什么?正确的答案应当是——中文。但是,机器人沃森答错了,而詹宁斯答对了。因为沃森并不理解吴语、粤语和客家话其实就是中国人除普通话以外的方言。

  更有意思的是,人们能够理解下面两句话的意思,但机器人不能:“别给狗喂牛肉了,因为它已经吃饱了”;“别给狗喂牛肉了,因为它已经变质了”。前一个“它”指代狗,而后一个“它”指代牛肉。但是,机器人难以区分和辨别这两种不同的指代,因而就无法理解以上两句话的含义,更别说完成后续的指令任务了。

  因此,如何让只有3岁智商的“沃森医生”和“百度大脑”来完成正常成年人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尤其是为人类诊疗疾病,还需要人工智能未来的长足发展。★


编辑:李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