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直面真问题才是真改革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直面真问题才是真改革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李径宇 2015-12-23 14:51:38 版权声明


在改革方向既定的今天,改革破局的法宝仍然是认清真问题,咬定真问题,不在假问题上瞎折腾,全力破解真问题

分享到:

直面真问题才是真改革
 

  《中国新闻周刊》文|李径宇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在邓小平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之前,我们翻看了各个图库,希望能找到一张恰当的图作为封面。一张张图片翻阅下来,串联起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庆幸的是,中国在凶险诡谲的时代里,有个邓小平。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将会怎么样?很多历史学家会说,是人民创造了历史,但是若人民处于不能独立思考自主选择的特殊时期,历史往往是被领袖改变的。

  今天,很多中国人在谈到邓小平的时候,都自然地称他为“小平同志”,这个习惯,表达了人们对他的喜爱和信赖,以及很多人对他发自内心的感激。作为一个中国人,若你一生中没遇到几个叫小平的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此,“小平同志”给人的感觉是,从平民中走来,但具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开路先锋。在三度大落大起之后,他以霹雳手段拨云见日,带领中国走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当我们关掉图片库,就想到今天的这个时代,我们会想,如果小平同志还在,他会怎么看?

  时间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已经退居二线,但他看到了当时中国对刚刚摸索出来的发展理论的自信不足,看到了各种思想意识相互冲撞的内耗,看到了对新鲜事物的暧昧态度。在这种情况下,千言万语浓缩成两句话: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

  小平同志逝世已经十七个年头,这十七年来,中国按照当年设计的改革开放的道路前行,按照三步走战略,中国已经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因为胆子越来越大,中国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因为步子越来越快,中国抓住了改革的窗口期而让世界惊见“中国速度”。

  正所谓《诗经》大雅篇里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若论这三十多年里中国人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一言以蔽之: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今天,邓小平和那一代领导人所做出的选择,已经成为大多数中国人的共识,乱打棍子乱扣帽子人人自危的癫狂的像梦魇一样的生活,断不会为大多数人所怀念和向往。尤其新一代年轻人对不断改革推动下的中国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当然。这种理所当然感,已成为难以逆转的巨大的势能,设想,如果有人想让中国逆流而动,就会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就会天下大乱。所以,当下中国,不改革比改革的风险要大得多,不改革是致命的,不改革就会车毁人亡,改革才可能风光无限。

  如果小平同志还健在,相信他首先会欣慰于继任者们的坚守和坚持。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革从深层次上来说,面临理论阻力,当突破理论阻力后,改革不改革就不再是真问题,如何改革才是真问题。现在的中国更进了一步,如何改不算是真问题,真问题在于,大家知道如何改但敢不敢改?明知道怎么改而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们会经常想起小平同志的勉励:胆子更大一点。中国古话说“有胆有识”,胆量在见识前面,胆量本身就是智慧,没有胆量的见识都是假的。一味的空谈,一味的研讨各种方案,会耽误改革的最佳时机,因此,改革需要有邓小平快刀斩乱麻的气魄和智慧。

  改革必然要动摇一些理论,使其破坏和重建,不同在于,文革时期的社会基本处于“平等的贫困”,从文革中走出来的人们,只要动员起改革意识,改起来要相对迅疾一些。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每一个群体都形成了利益的路径依赖,弱势群体在弱势的轨迹里难以摆脱出来,有可能越来越弱;强势群体在强势的生态链里更加难以自愿抽身,想不继续强势也难。每一个群体身上附着的利益和损害,日渐堆积,改革的理论阻力减弱,世俗阻力增强。

  按照邓小平的改革路径,当前的改革任务删繁就简地说,是继续完善和推动中国社会的正常化,继续打破限制中国人自我发展的非正常的条条框框。“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一个正常的社会,领导人一定是以大多数人的选择为选择,一个社会正常与否,其标准在于大多数人是否感到公平正义。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看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邓小平所主导的改革,有利于大多数人的利益,比如恢复高考制度,推广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个体户以及商品经济正名,改革价格体系,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等等。包括改革的方案选择,也是以此为标准的,如果一项改革在现有的制度和政策里,是违规甚至是违法的,但若符合多数人的利益,就可大胆突破,“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就应该采取哪种形式,不合法的使它合法起来”。

  鉴别什么是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改革,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杀伐决断,打破既成的强弱格局,不打折扣地制定公平的游戏规则,让大家在无所恐惧的环境里按照自己的兴趣各显其能。

  今天的改革,和历史上任何一次改革都是相通的,跟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改革更是一脉相承。但是,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特殊使命,或者说每个阶段都有各自的特殊瓶颈,如若不能突破关键性的桎梏,就不能取得根本性或者说高质量的改革成果,就可能使得改革内容发生变异,就可能使得改革虚假繁荣而出现改革空心化,就可能使得改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成为下一次改革的负担和阻力。

  梳理邓小平的改革逻辑,会想起他的很多话,但所有的话都指向一个方向,那就是“真问题”。中国有太多人用太多的时间,围着假问题团团转,文件里乾坤大,会议里日月长,不看人间真疾苦,尽是穷忙乎。有人问,邓小平的力量从哪里来,何以竟挽狂澜于既倒?今天看来,就是他的直道而行,认清真问题,直面真问题,破解真问题,直奔主题,一贯到底。“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从源头上告诉人们,什么是真问题,什么是假问题,不要在僵化的理论上缘木求鱼。“不管黑猫白猫,抓老鼠的就是好猫”,猫是白的还是黑的,是假问题,坚决不在这样的问题上纠缠麻醉下去,抓老鼠的猫才是真问题,如何抓才是真问题。按照这个逻辑,邓小平突破性地希望大家不争论姓社姓资的问题,以“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真问题来回应理论上的困惑和争议。“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邓小平告诉中国人,不要在非本质的假问题上计较得失,盘桓不前。

  胆子更大一点,强调的就是,排除假问题干扰的胆子更大一点,提出真问题的胆子更大一点,坚持真问题的胆子更大一点,破解真问题的胆子更大一点。因为假问题后面站着一群力量强大的人,所以坚持“实事求是”的话,甚至不免要“杀出一条血路”。如果说在邓小平的改革年代,站在假问题后面的人,更多是理论上一时转不过弯来的人,现在假问题后面更多的是放不下既得利益的人。如果说在邓小平改革年代,是大家在理论上相对固执的互不认同的话,现在更多的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拖延改革时间以换取自身利益获得的空间。

  把站在假问题后面挪不动脚步的贪官依法拿下,为新时期的改革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否则,改革难以开局。以当前一系列的反腐行动为前奏,斩断或打乱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链条,接下来以十八届四中全会为契机用法治的推进修订出更加公平正义的游戏规则,将是新时期改革突破的重大步骤。

  将所有的人交给法则吧,因为他们在用不同的方式掩饰自私和自利。强人如邓小平可以带领中国走过一两道坎,而迈过更多的坎得让完备制度和法治来保障。没有好规则的世界里,个人是靠不住的,从这几年纷纷落马的一些曾经优秀的官员身上再次验证了这一点。因而,好的游戏规则,既有利于弱势群体,也有利于强势群体。要进行下一阶段的改革,中国首先必须面对法治这个真问题,将有利于中国长远利益的制度完善坚持下去。而评判这个制度好坏的标准是大多数人是否满意和支持,将大多数人选择的制度用法治的方式进行确认,是中国改革长远发力的关键所在。

  光胆子大还不够,步子也要名副其实地加快。邓小平强调的“步子更快一点”透露出来的意思是,步子虽快还不够快。认准的事情就去做,破除假问题的刀锋要快,解决真问题的手法要快,不能犹豫不决,以致假问题坐大,反咬真问题。特别是,当真问题解决到一半的时候,稍有迟疑就可能致改革成为烂尾,成为四不像,成为难以收拾的残局。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改革就进入混沌状态,浑水摸鱼者大行其道,是非对错的标准陷入深度的错位和混淆,该得好处的没有得到好处,被剥夺好处的更加心气难平。长此下去,改革的合法性和正义性就会出现问题,改革主导者的公信力就会受损。

  因此,当真问题判断出来,从改革方案的制定开始就应该加快节奏,力避少数人影响决策,给各个利益群体以公平的参与机会。一旦方案制定下来,就不徇私情,坚持到底。改革的步子快一点,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中间观望迟疑的人吸收过来,态度一旦暧昧,无异于把他们推向反对改革的一方。

  可以说,中国三十多年来的改革,特别是从九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在改革方向既定的今天,改革破局的法宝仍然是认清真问题,咬定真问题,不在假问题上瞎折腾,全力破解真问题。

  (作者系《中国新闻周刊》执行总编辑)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仇广宇




2017-01-09

第788期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