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小牌友”眼中的邓小平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小牌友”眼中的邓小平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全宝 2014-08-21 14:38:47 版权声明


“小平同志有一个特点就是实践性强,这点是很了不起的,他没有局限于一些理论,不是简单的照抄照搬,无论是我们自己的教条,还是外国的一些模式,都不照抄,而是根据我们中国自己的实际国情来迈开改革开放的步伐”

分享到:

  

1939年8月,邓小平和卓琳、孔原和许明两对新人,在延安杨家岭毛泽东所住的窑洞前举办了婚礼。图/受访者提供


        原标题:“小牌友”眼中的邓小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全宝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文首发刊载于2014年8月25日出版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3期
 

  “四个人,两对夫妻结婚,在毛主席窑洞前,这个是孔原,这个是许明,好多年喽!”邓小平指着镶有镜框的老照片,用浓重的四川腔向卓琳感叹道。

  这是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一集中的一个片段。尽管这个镜头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但还是有些观众留意到了这个细节。

  这几天,孔丹不断接到老同学、老朋友的电话,询问电视剧中这个片段的相关故事。

  邓小平提到的孔原和许明,就是孔丹的父母亲。

  “我们家和邓家还是有一定历史渊源的。”孔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67岁的孔丹在退休前是中国中信集团董事长。他出身自一个红色家庭,父亲孔原在大革命时期参加过南昌起义,之后历任中共高职。孔丹的母亲许明原名朱玉筠,是“一二九运动”的组织者之一。

  孔原和许明是在延安认识并结合的。也是在那里,他们和邓小平夫妇结下了缘份。
 

  同一张结婚合影

  抗战初期,孔丹的母亲许明来到延安,被安排到中央社会部做秘书。当时,孔原是中央社会部的副部长。在办公室里,许明就坐在孔原对面。就这样,他们相识了。

  1939年,邓小平与卓琳也在延安结识。当时,邓小平是八路军129师政委,卓琳在公安部工作。从相识到决定结婚,他们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1939年8月的某一天,在延安杨家岭毛泽东所住的窑洞前,毛泽东、刘少奇、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为邓小平和卓琳、孔原和许明两对新人举办了婚礼。

  这个结婚的时间,是后来应邓榕之请考证的。邓榕曾感慨道:“连具体日子都搞不清,我们真是愧为子女呀!”

  幸运的是,他们的结婚照得以保留了下来。在这张珍贵的照片上,站着两对新婚夫妇——照片左侧是孔原和他的妻子许明;右边是邓小平和卓琳。

  后来,卓琳在访谈录中也有相关记述,“那天孔原与许明也结婚,当时延安胶卷缺乏,两对夫妇便拍了同一张结婚合影”。

  孔原曾经向儿子孔丹回忆起婚礼当天的情形:那一天,大家很高兴,喝了不少酒。邓小平是来者不拒,凡是有人前来敬酒,他就一定喝。孔原一看,嚯,小平同志都这样了,我也得有敬必喝。最后,孔原“喝得醉到桌子底下去了”。

  第二天,许明将孔原数落了一顿:“你看你,洞房花烛夜干的什么事!”孔原说:“我是看小平同志在喝呀,他怎么一点事也没有呢?”

  原来,当时有人暗地里“保护”小平同志,给他喝的都是水。后来,孔丹和孔原聊到这段往事,打趣说,“爸,你这个人也太老实了。你看,还是人家小平同志官大啊!”孔原回答说:“我也是个副部长啊,我没想到他们会搞这一套啊!

  结婚几天后,卓琳便随邓小平离开延安奔赴太行山前线。不久,孔原也去了重庆,许明则留在延安工作。之后,邓小平与孔原工作少有交集。邓小平主要是在部队前线,孔原则主要在国民党统治区开展地下工作。

  和邓小平一生经历了三落三起一般,孔原和他的家人的命运也随着中国政治的风云变幻而起承转折。新中国成立后,孔原被任命为第一任海关总署署长,之后又先后出任外贸部副部长、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许明则被调到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工作,后来历任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在文革中,政治风暴也席卷了孔原一家。

  1966年12月16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召开了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江青在会上点了五个人的名:王任重、周荣鑫、雍文涛、孔原、许明。会后,孔原被隔离审查。21日,孔丹的母亲许明自杀。23日,孔丹被送进了监狱。

  1973年10月1日,孔原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67岁了。当时,他的个人问题中央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

  孔丹比父亲早几年出狱,但因为父亲问题的影响,一直就找不到工作。1975年夏天,国务院办事组副组长(在当时相当于副总理级)王震找来孔丹,让他做自己的秘书。可是,由于孔原的审查还没有正式结论,国务院办公厅没有批准这一工作安排,孔丹在王震家辗转了三个月后又不得不离开了。

  1975年1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考虑再三后,孔原决定找邓小平反映自己的情况,向他表示了自己想要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愿望,同时希望中央对自己的审查做个结论。当年11月,邓小平安排孔原到解放军总参二部担任政委。

  “父亲原来是一位正部长,这个安排对他来说虽然有点委屈,可那时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了,在那种情况下,小平同志能够给父亲安排工作,已经是难得之举了。对此,父亲非常感激。”孔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反击右倾翻案风达到高潮的时候,孔原一度以为自己没准要“二进宫”了,在思想上也做了准备。在孔丹记忆中,在那段时间里,他们甚至不敢在屋子里随意说话,如果要说些敏感的话题,就要出到院子里边散步边谈,“以防那些人会用很多手段,包括监听等等来搞我们。”

  接着,周恩来去世,邓小平又被批。“大家对党内高层已经没有期望了,感到没有真正的主心骨了。”孔丹回忆说,他当时看到王震向叶剑英做了个手势,大拇指朝上,再朝下,说,“现在,只有这样!”

编辑:仇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