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回顾】医闹张狂,如何问责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回顾】医闹张狂,如何问责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李天天 2014-08-22 11:43:03 版权声明


当医患纠纷越过法律边界时,执法力量的不作为是任何“苦衷和苦心”都无法解释的。

分享到:

  

2008年2月22日20时许,湖北武汉市一家医院的神经内科病房,
一名患者家属在其父因脑梗塞病故于医院后不满院方的处理,
拿水果刀挟持一名护士,要求与院长和科室主任等谈判。摄影/周国强

 
        原标题:医闹张狂,如何问责 

  《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李天天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42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6月1日河南某医院院长披麻戴孝、6月8日杭州某医院院长被人暴打、6月11日武汉某医院护士长惨遭割喉、6月16日北京某医院医生被刺五刀、6月21日福建南平医生集体示威。

  这是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白剑锋在《医生遭遇“黑色六月”,五起医闹事件血溅白衣》文章开头所描述的5起医闹案例。

  加上6月28日福建三明市的医生被迫跳楼,整个2009年6月份见诸报端的血腥医闹事件已达6起。

  近一段时间,随着在医院设灵堂、摆花圈、打砸公共设施、陈尸医院、甚至砍杀医务人员等暴力事件不断通过媒体曝光,医闹这一怪胎似乎有逐渐做大之势,对目前已然不正常的医患关系造成了更恶劣的影响。

  很多人把医闹产生、发展的原因归结为信息不对称、双方对医学认识上的偏差、沟通不够、医务人员违反诊疗常规或诊疗水平欠缺、诉讼程序复杂等等。但笔者认为,这种种理由并非医闹现象滋生、流行的本质原因。医患矛盾古今中外都存在,以前甚至更严重,但并没有医闹的流行。虽然可能有言语行为过激的个别现象,但大多数患者都能够按照正常的途径解决与医方的争议,医务人员对于患者家属的过激言辞也有一定的承受能力,能够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和语境。如果仅仅把医闹产生和发展的根源简单归结为医患矛盾激化,未免有避重就轻、简约因果关系之嫌。

  福建南平“6·21医闹事件”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我们可以从中寻觅医闹现象产生的本质原因:在“医闹”打砸南平市第一医院时,医院立即向110报警。但警察到来后,既不隔离打砸医院和殴打医务人员的医闹群体,也不立刻解救被医闹非法拘禁的医务人员和其他患者——此时该院泌尿外科的住院病人和医生护士已被医闹群体非法拘禁了数小时之久。

  后来更多警察抵达现场,但他们得到的命令仍然是“待命”。当被刀捅伤的医生倒地的时候,警察就在旁边,警察得到的命令还是“待命”;当警察自身都已经受到医闹组织冲击甚至受伤时,警察们仍旧是“待命”。如此莫名其妙的“待命”实在令人费解:歹徒劫持人质,特警就会出动,并积极采取办法最大限度减少人质受到伤害,为何医生患者被人非法监禁就要“待命”?

  我们可以理解甚至体谅地方政府及执法力量作出“待命”决定之初的苦衷和苦心,但当医患纠纷越过法律边界时,任何苦衷和苦心均不能成为执法人员不作为和乱作为的理由。

  而在少数地方,当地110在接到医院报警电话之后,甚至以“医患纠纷自行解决”为由而拒绝出警,这更助长了医闹组织的嚣张气焰。

  在中国很多地方,哨兵岗位的前面都立有一块标牌:“哨兵神圣,不容侵犯”,因为哨兵代表的形象是国家安全。而医院和医生代表了百姓的健康与生命安全,也理应同样享有“不容侵犯”的神圣权利。但在一些地方,医生即使被严重侵犯人身安全,政府官员也可以用消极的“待命”来对待。

  随着福建南平“6·21事件”的后续发展,很快又体现了地方政府的“胡作为”。南平市政府为了尽快平息纠纷,放弃秉公办事的执法原则,仅用一天时间就“研究决定”,责成医院方面赔款21万元人民币,退还患者所交的全部6000元医疗费用,减免所欠医疗费用,并要求双方互不追究任何刑事责任。

  这21万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为何要退还6000元的医疗费用?医院的法人代表(院长)为什么可以替受伤医生放弃追究对方刑事责任的权利?是谁参与了谈判?是谁最后同意了协议方案并签字?医院职工代表大会是否同意并授权?这笔赔款是否分摊到相关科室?是否也由相关医生承担部分赔款?

  这一连串的问号都没有答案,在赔款协议中只有一句“考虑乙方家庭困难,本着人道主义原则”来一笔带过,“人道主义”成了逃避矛盾的借口和幌子。在事件的解决过程中,南平市政府没有走法律流程,而是用“潜规则”的方式去私了,表面看双方纠纷得到快速平息,实则埋下了一颗非常危险的地雷。

  医闹围攻打砸医院,侵害医务人员,干扰其他患者就医,严重违法犯罪不但不被惩罚反而获利,其违法成本低且有暴利,而守法者吃亏,必然诱发各种违法犯罪行为高涨。在“劣币驱良币”的效应下,任何守法公民都可能随波逐流,医闹流行自然也不能幸免。

  小闹小赚,大闹发财,一些地方官员往往不问是非,有法不依,不顾社会长远稳定,一味逼医院“花钱买平安”,甚至不惜侵害医务人员的人格尊严和合法权益去换取一时的“和谐”假象,既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也损害了法治权威,更损害了社会的稳定。同时也严重伤害了中国600万医务人员的感情,长此以往,必然令医务人员的防范之心大于呵护之情,最终损害了包括患者在内的所有人利益。

  近年来,当某地发生灾害性事件以后,当地的政府官员可能要受到问责。问责可以让那些手中掌握权力的官员时刻保持警惕。在严峻的医疗形势下,将问责引入医疗纠纷的处理已经迫在眉睫。只有问责才能让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真正重视医患关系,不游离于医疗制度改革之外,才会从源头上重视医患矛盾并亲身参与解决矛盾。 ★

  (本文作者李天天为医学博士,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负责人;丁香园医生网友“风清扬”“天戈”“海边的胖子”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李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