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论中国】美中在非洲的反恐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论中国】美中在非洲的反恐合作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2014-09-23 14:22:59 版权声明


尽管中国与美国在非洲反恐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但双方对于对方可能在其中获取的不对等利益都十分敏感。部分美国人担心这会强化中国对非洲安全的影响力,而中国也不会参与到有西方政治意图的行动中去。

分享到:

    原标题:美中在非洲的反恐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文/ 孙韵
      
(美国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主要研究中国外交和国家安全决策体系)
      本文首发刊载于9月18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近年来,来自非洲的恐怖威胁上升,已成为非洲地区与国际社会重点关注的问题。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组织、索马里的青年党、伊斯兰马格里布的基地组织以及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所组成的“恐怖弧”已经祸及整个非洲大陆。作为非洲的主要投资者之一,中国也受到了恐怖袭击的威胁。在非洲与全球寻求消除恐怖威胁的途径之时,中国的角色,尤其是美中之间可能的反恐合作,值得关注。

  非洲恐怖威胁的攀升无疑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更重要的是,这直接威胁到中国在非投资项目及工作人员的安全。如今,中国已有2000多家公司及百万公民参与中非之间的商业合作,主要集中在采掘行业及基础设施发展领域。多数项目位于偏远地区,而当地政府能提供的安全保障有限。中国在非工人被当地武装团伙绑架以及利比亚内战期间3.7万名中国公民从该国撤离的事件,都证实了中国在非公民脆弱的安全保障,也引发了人们关于中国不断增加在非投资是否明智以及是否可取的讨论。

  可是,非洲恐怖主义在中国眼中并非首要问题,因为中国本土安全并未受到直接威胁,其对中国国家总体安全造成的直接损失也相对较低。中国遭受的恐怖威胁主要源自国内,尤其是来自宗教极端分子与分裂势力,其中也涉及部分国外恐怖主义,但主要源自周边的中亚与南亚地区,例如阿富汗与巴基斯坦。

  迄今为止,非洲伊斯兰恐怖主义团伙对中国造成的最直接的口头威胁发生于2009年:当年新疆7·5事件之后,伊斯兰马格里布的基地组织发誓要为维吾尔穆斯林报仇,并声称将袭击5万名在阿尔及利亚工作的中国公民及非洲北部的中国项目。但这一口头威胁并未转化为实际行动。

  意识到挑战与不利局面的中国已经公开承诺将支持非洲国家及地方组织的反恐事业。2013年5月,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非洲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的事业。鉴于非洲联盟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重要角色,中国已于近年在中非和平安全合作伙伴的背景下向非盟提供经济及技术支持。尽管这类援助并没有直接作用于反恐,但是对非盟总体能力的建设将会产生长远影响。

  然而,中国在非洲安全事务中的利益是否会转化为其与西方的反恐合作仍待观察。事实上,中国认为,非洲恐怖威胁的上升,创造了中国与西方在非洲安全事务影响力竞赛中的零和竞争。各国在非洲的利益自然而然促使他们加强与非洲政府的安全合作,以维护自身利益。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扩大非洲安全事务参与,增加政治影响力并强化中非合作的机会。然而,当西方国家也参与其中时,有部分分析人士将此举看作通过反恐与军事干预“打击中国在非影响力”的行为。例如,有人曾称,“2013年初法国对马里的干预扩大了法国在马里的影响力,可能对中国与马里的关系造成潜在影响。”

  近几个月来,中国也展示出与美国在反恐合作方面的极大兴趣。这种愿望主要受到过去一年国内不断攀升的安全威胁与恐怖袭击的刺激。今年7月,两国在美中副部长级反恐磋商中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富成效的成果。中国认为,美国在反恐战争中已经积累了大量技术、智力以及运作上的优势,而中国可以借以应对目前面临的反恐问题。因此,中国希望与美国合作反恐,但是所指并非是在中国名单底层的非洲恐怖主义。

  尽管中国与美国在非洲反恐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但双方对于对方可能在其中获取的不对等利益都十分敏感。部分美国人担心这会强化中国对非洲安全的影响力,而中国也不会参与到有西方政治意图的行动中去。中国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西方的殖民与掠夺以及对非洲事务的干预是非洲恐怖主义的源头。一些人士批评西方通过支持反政府武装来清除他们不喜欢的非洲独裁主义者,造成了诸如利比亚如今的混乱局面。

  美中在非洲反恐事务中存在合作的可能,但是仅限于特定环境。一种可能是,中国改变其对非洲恐怖主义威胁的观念。例如,将非洲针对中国人发动的袭击或非洲恐怖团伙针对中国本土发动的袭击纳入重要考量。另一种可能在于,某个非洲国家或地区组织同时请求华盛顿与北京两方各施援手,帮助当地的反恐活动。但是即使出现这样的合作,人们仍应该对双方合作的深度与广度持现实的态度,毕竟两国之间存在诸多不同。★


编辑:李殊同